2012潮人杯赛后记

Byline:潘伟华 无锡太湖山水游艇俱乐部副总经理

潘伟华 无锡太湖山水游艇俱乐部副总经理,常年帅船队南征北战,国内大小帆赛都有参与,亦是一位资深的实力派帆船船长。率真热情的文字一如其人,将本次“潮人杯中”的“爱恨情仇”最真实地展现在读者面前。

     中国杯的余温未灭,帆船比赛的战火又在汕头的海上缓缓点燃。延续去年5月潮人杯历史性的开创,今年由汕头政府出面,再度在汕头海面举办第二届潮人杯帆船比赛。

      犹记去年潮人杯是在很艰辛的情况下举行的,因场地码头设施的不足,帆船停靠在大铁壳船边随浪摇荡。到了南澳岛也没有港池可以进去避风,船只只能在海上并靠着下锚的渔船。

    而这些原来的隐患,今年随着简单码头设施的设置,与拉力赛不前往南澳岛的决断迎刃而解。可见主办单位对于让船队们来到这里的安心感还是相当重视的。

      船队主要从深圳过来,有加一,亚派,得润,海狼,雅图,TT,泰祺,百利达,上合。深圳船队一直是华南地区大型帆船比赛的主要参赛群体,只要有深圳船队的支持,整场比赛就显得热闹非凡。这次厦门来了三艘帆船,分别是征程,金壮和艾泽希,而从香港来了一艘去年的东道主海润号。这十三艘大帆船在风雨中前来汕头,在这个潮汕海域进行今年最后一次大会师。

      这次比赛除了例行性的赛制赛程安排以外,如何分组总是最难也是最受争议的一关,13艘船怎样分出一个令大家都满意的组别,大家都非常关心。结果大会宣布由IRC让分系数的1.1开始切为上下两边,大家便开始热烈分析这场赛事的两组冠军将会是谁,因为这次的比赛的奖品是有史以来最丰厚的,两组前两名都会奖励一部小轿车,这类轿车价格虽不高,却也不下十万元人民币,还是相当吸引人眼球的。

      另外本届组委会也有着别出心裁的花样,安排了汕头的大学传播系学生上船,为每艘船都做详尽的赛事记录,一个男摄影一位女亲善大使,为船上带来不少话题。还有就是每艘船都配有一位小管家,但凡赛事的问题都可以请小管家协助处理。大会这样的贴心安排,为所有船队的来访增添不少温馨。我们仿佛进入一个英式酒店,有位管家随时听候我们的差遣。即使没有那么梦幻,也是令人兴奋的事情。

      第一天的比赛是紧凑的,我们必须很早抵达现场,因为预计有5轮的比赛要进行,老实说能参加一场比赛,在能力可及的范围内,比赛的次数是越多越好,才能体现团队的配合能力,对我个人而言可以增加参与比赛的乐趣,体力要考验,每个人的分工要考验,团队的默契要考验,船只的耐操能力要考验。结果我们到达现场整装待发的时候,几位船东搭的车堵在半路上,还好组委会在布置场地时多花了一点时间,船东最终及时赶到,令我们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     汕头港是榕河的出海口,我们的比赛场地就在这片堪称宽阔的东西向河道上,风向是北风,组委会必须非常有智慧才能在这个受限制的区域布上好的航线。

      第一场比赛是IRC2组,因为IRC1组要留在现场举行开幕仪式,我们因此在出发线前集合,蓄势待发。场地的水流有点惊人,不过这个早上是往上游走的,我们往下游出发,所以问题不大,如果是顺流起航,会有很大的机会在起航前超过起航线,造成抢航,在这种短距离的比赛,抢航回去重新出发,会对成绩造成很大影响。

      第一轮我们起航表现不错,但是看到雅图号跟箭一样冲了出去,后面跟着海狼,雅图是博纳多40.7的半赛船,海浪是A40赛船,两艘船速度相当快,航行细则规定如果我们没来得及在他们第一艘终航以后15分钟内终航,我们的成绩就不能列入计算。

     我们努力直追,希望能够尽量不被他们拉开太多距离,无奈我们是邯郸学步,跟同类休闲船一直在做相互交叉的航行,距离几艘赛船是越来越远,绕了第二圈的时候虽然我们能摆脱掉几艘休闲船,但是在最后终航前却看到终航旗已经不存在终航船上了,即使在这轮比赛我们是第三个冲终点,还赢了一艘半赛船,但是我们只能接受这个事实,因为两种船的速度差距太远了。

     我们第二轮跑的速度不错,能跟其它休闲船前前后后的展开拉锯战,有一次我们落到无风带,眼睁睁的看着人家扬长而去,但是在第二圈的时候,他们也进入无风带卡在迎风标,又让我们给追了回来,结果这次我们就在被关闭终航线之前进入终航。

      第三轮风又变小,四艘休闲船再度被挡在门外,我们还帮IRC1组的掐表,看着他们也被关在门外,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。第四轮,风也是时大时小,开始下着绵绵细雨,我们将士拼命航行,也能在封闭之前进入终航线。

      本次比赛的第一天有些小高潮,首先是40.7船型的船只在结束比赛以后开机,竟然将僚绳卷进螺旋桨,导致螺旋桨卡死,眼看就要被流上浅滩,他们赶紧下锚,结果流水很急也锚不住,赶紧请人过来拖带,回港之后再下水处理。

      另外是大天鹅在绕行下风标的时候,把标整个给带走了,就像天鹅后面拖着一个大橘红色彩蛋一样,幸运在附近的船队绕过了标就没事,不幸运的船队先是追着天鹅跑,等到取代标的M旗升在裁判船上时,才悻悻然的过去绕标,这一闹把很多原本来得及进终点的船搞到来不及进,一个搞笑的小插曲。

      第二天是预备日,准备给市民跟帆船来个亲密接触,但是天公不作美,滴滴答答的雨声让市民们望天而却步,组委会的美意被天气搅了局,却也让船员们好好的放松了一天。

      最后一天是长航赛,大会在汕头港外海找了一块安全的区域作为起航区域,然后往西南西延伸,5海浬,10海浬,15海浬各设一个点为折返点,根据风况再决定用哪一个点。

      上次在浪骑联赛中曾经采访过我们的媒体,这次也想上船继续跟踪采访,所以在岸边与同学们商量,由于我们人数已经濒临满额,所以我们只能容许再多添一位,假使我能多添几位媒体我都想多几位,因为这个运动在中国实在够冷门,希望透过媒体能加速推动。

      从港内的8节风,到港外的20节风,今天我们的船只能在15节风以上跑出正常速度,15节风以下因为船体重速度就跟不上其它船,尤其我们的前帆跟其它船的设计不同,面积略嫌小,一般航行没问题,但不利于我们在小风天比赛。

      大家在起航线集结的时候,起点船亮出C牌表示我们将跑10海浬那个标,往返总共20海浬。这个主意不错,25节风假设顺风跑个10节速度,回程跑个8节,快船2个多小时,慢船3个小时也差不多搞定了,有时候竞赛作业真要经验丰富的高手来进行,因为必须有非常详尽的考虑。

      由现场分析,航向东南东,风向西北西,起航后的航向是介于横风与侧顺风之间的横侧顺风跑法,我们有一张面积稍微小的球帆,上次在中国杯的时候上角蹦断过,就是跑了这个航向,看来这次也要用这面球帆,因为这面是强风用球帆,适合大风天,另一面弱风用的材质比较薄,曾经在17节的风况下直接撕裂开一小缝,而今天最高飙到25节风。

      我们的策略是靠近起航船另一端的浮标位置起航,起航后直接升球帆,然后跑直线直对折返   点前进。不是很习惯侧顺风起航,我们没有掌握到很好的起航时间,但也能保持在前面集团起航,但是没来得及贴近标区,因为标区早就有几艘虎视耽耽的在那里等待并从那里出发。

      起航后我们直接升上球帆,这时候的舵变得非常不好控制,因为风从侧面过来,浪从后面过来,船只很容易受浪的影响左右摆动,要维持好航向一定要经常改变舵的方向,否则不是侧倾就是意外换舷,比赛从开始就变得非常刺激,我开始担心自己能不能承受太长时间的转舵动作。

      此时同一航向一起出发的场上还没有任何船只升球帆,帆船比赛就是这么有趣,永远都在临界点玩弄船长的能耐,船长必须考虑诸多因素,升起球帆后能不能有效掌控船只?船员的技术能力?船只的性能?能不能可控的再将球帆卸下来?意外发生怎么处理?

      就在一个不经意的杂念闪过的同时,一个浪将船尾推向右前方。我们的船马上向左转侧,球帆开始进入大量的风,在来不及释放球帆僚绳的时候,砰砰两声,球帆僚绳与球帆连接的快卸锁扣已经被强风蹦掉了。此时球帆开始疯狂的摆动,船体也因而更加侧倾,我赶紧将船头对往下风,命令船员马上降下失控的球帆,让技术官到前方将被蹦掉的锁扣割下来,直接用绳索绑住再升上去。

      整个过程花不到3分钟,我们的球帆又继续在天空中飘荡,这回我只能尽量往下风跑,因为随时可能再发生一次侧倾的情况,由于跑得比较保守,一直未能向折返点的方向跑去。

      我们开始追上海狼的尾浪,海狼这时也开始升起球帆,我发现我们竟然可以跟上海浪的速度,这艘船虽是休闲船,在这个风况下所达到的速度也不差,但是侧浪的情况下,舵需要随时急速调整,让我感到有点吃不消,根本没时间做其它的动作,比如喝水,我让船员将水瓶盖打开放在水瓶架上,让我有几秒钟空挡的时候可以喝口水,同时麻烦船员看GPS下一个目标的航向是指北针几度,尽量朝那个方向前进,观察后方船只的位置,观察前方的标位,平常我一个人同时几件事都做得来。

      维持跟在海狼后面一段时间,后面一组起航的IRC1组已经追上来了,先是天鹅从我们下风呼啸而过,再是亚派紧跟其后,我们在撑了一段时间以后,渐渐被他们越拉越远,可是后面的船只升起球帆也跟得很紧,丝毫没有松懈的余地。

      此时雅图号已经很接近我们的下风侧,几次他们想超过我们都没能得逞,距离接近的情况下假如有一个侧倾他们很容易撞上我们,我开始呼喊他们别一直往上顶,会造成危险的。

      接着我们看到得润号从我们上风追过,此时技术官伟忠突然喊说,下一个标在我们船的十点半方向。我们迅速的将球帆降下来,打开前帆,将船头笔直的对准折返标,此时泰祺与海逸已经跟上我们,从我们上风边超越,一前一后将我们夹住直到绕标。

      我们绕标以后的转向很差劲,由于位在驾驶舱的人们都不是很懂操作,前甲板又没回来补位,所以转向以后的起速变得相当缓慢,让后面赶来的金状号一下拉近与我们之间的距离。我们时不时回头看看金状号跟我们的距离,竟然在2海浬以后还是维持一样的前后船距离,可惜这时风速开始减弱,剩下12节左右,我们的船在些许乱的浪况当中显得有点颠簸,速度一直起不来,只能往下风走求点速度,因此被金壮从上风追越,虽说两船几乎一直保持平行,但我们明显的往下风走。

      角度跑得好的船只,折返点回来都能笔直的奔向终航线,而我们角度比较差,只能稍微绕远路,再转向折返,而什么时候转向便是考虑的重点,由于肉眼并不能看到终航线,我用船上的GPS定位判断该是转向的时机,决定转向,结果与意料一样,我们能笔直的对着终航线,角度与速度一点都没偏差。

      接近终航线,我开始感到些许孤寂,这次的比赛就要在通过终航以后结束,人们从四面八方相聚在这艘船上,完了再向四面八方散去,帆船比赛就是将有缘的人集合在一起,迸出每个个体与个体之间的火花,然后或许结为好友,或许依旧不闻不问,或许渐行渐远。

      回到岸边我们搭车回酒店梳洗,然后直奔颁奖典礼会场,然而绵绵细雨的汕头傍晚,好像所有的车都选择在这个时段从家里往路上走,整条马路堵得水泄不通,我们饥肠辘辘,恨不得有翅膀可以飞向会场。

      抵达会场有许多前面回航的船队都已经吃饱准备等颁奖,我们赶到自助餐厅发现没有位子坐了,于是大伙人发挥合作精神,一个位子坐两个人的开始狼吞虎咽,餐厅是蛮高级的,但是突如其来饥肠辘辘的人潮们,估计让餐厅有点吃不消。

      颁奖典礼会场布置得相当有巧思,但是很显然的装不下一两百人,奖台前面围着大量的媒体记者,每当有一点动静整个舞台就被照相机填满,台下的观众或是领导,根本没法看到颁奖台。

      结果,我们幸运地获得了休闲二组的冠军,有点像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哭闹以后,大人给的一些小零嘴慰藉小肚皮。颁奖热闹有序,每个队友都有一个花圈跟奖牌,前面的队伍如愿的将4部车的钥匙带回家,我们祝福他们的幸运,用一部车,小小弥补一些平常金钱与时间的投资。

      随着颁奖完的余兴节目,船员们跳上舞台欢乐的歌舞,酒店外面任然是绵绵细雨,却怎样也浇不熄水手们方从海上归来那颗炙热的心。随着夜渐渐深,热热闹闹的比赛也终将告一个段落,在大家打探接下来有没有好天气送船的同时,我们躲在老排挡,享受最后一晚的地道美食,喝完第一桌前脚想离开时,后脚被下一桌的船队捉住,继续我们的话聊。隔天一大早带着酒意,不情愿的从被窝里钻出来,赶上早班车前往潮汕机场,随着巴士离开市区越来越远,我对潮汕人和船队们的热情越加思念,但愿明年还能再次见面。


 

 

  • 相关文章
Action Asia Asia Pacific Boating Asia Spa China Boating Jet Asia Pacific LP Dibiao

China Boating is a trademark of Blu Inc Media (HK) Ltd.

Copyright © 2019, Blu Inc Media (HK)

沪ICP备16028144号-2